嗨,请多赐教!

时间:2018-12-08浏览:19设置

这是对微信平台和微博平台发布的《致“六盘水师院微校园”管理者的一封信》的网络回应。作者:唐 吉诃德 

  

原标题:《年轻是人生最好的事》

  

早上外出送材料,忘告知领导。同事发来微信:“领导来查岗了!”回:“我没在,他说什么?”同事:“他说'这些年轻人'!”我低头笑,娴熟的摁着手机:“这些中年人!” 当我回过神来,发现玩笑可以一笑而过,发出去的信息却是痛心疾首、撕心裂肺、呼天喊地都撤不回来了。

没经大脑的信口调侃,没有换位的针锋相对,轻易就把自己原本温厚的性情玩坏了。想起黑格尔说的“人死于习惯”,脑中就闪过一句诗“鸟儿在疾风中/迅速转向/海浪因退缩/而耸起背脊”。为什么我没有转个弯,退一步呢?因为只有先做到了谦谦公子,然后才能做到温润如玉。

既然我们是年轻人

昨晚,偶然读到《给“六盘水师院微校园”管理者的一封信》,52岁的龙尚国老师在信中以诚恳的态度讲了几段大白话,我却是读出了一股子心塞和一丝丝心酸。作为年轻人,要勇敢地做一些想做的事,但应当是对的事;勇敢地说想说的话,但应当是该说的话;更要有勇气去面对走过的路和留下的痕迹,不卑不避。

嬉笑怒骂形于色,那是年轻人的本色。但嬉笑怒骂应该是有智慧的。黄庭坚《东坡先生真赞》:“东坡之酒,赤壁之笛,嬉笑怒骂,皆成文章。”嬉笑怒骂不同于冷嘲热讽,不同于讽刺挖苦。我们可以嬉笑怒骂,却不可以言行偏激。

当我们不被父母理解的时候,我们期待他们多和我们谈谈,同样,当我们对学校的管理不能理解的时候,是不是也该坐下来多谈谈?当我们犯了错误,我们期待被原谅,同样,当学校有不足的地方,是不是也该相互体谅然后共同把事情做得更好?我们从幼时就期待得到世界的温柔相待,为何我们成了年轻人却反而不能温柔对待世界?如果我们能够行走了,我们就甩开父母手;如果我们能够思考了,我们就觉得师者不过尔尔;如果我们能够站在台上获得掌声了,我们就看不见舞台的搭建者和幕后的服务者。如果你一定要说世道如此,不能怨我,我就要说,世道如此是从年轻人变残忍开始的。

既然我们是年轻人,就应该仗着自己有珍贵而深邃的思想耍帅,而不是靠给别人割一道伤口撒盐还耍赖。

年轻总要做点什么事

某日,拿着材料请领导签字,领导看了一眼我的字,笑着问:“这是你写的字?”我字丑我明白我理亏,我在心中翻过了N座山、趟过了N条河,只想离我的字远远的,此刻不与它相见相知相识。哪知领导却笑着说:“秀气。”我内疚得面不改色心不跳,直接愣了。一个小插曲,让我想起另一件事。在天河潭遇到一位老画家,我说:“您老应该收个徒弟,每次出门都该有人帮您背背工具。”他诧异地转头问道:“你想学画画?”我小眼睛半眯:“我都长成这样了,只来得及看来不及学了。”老画家笑了:“我三十岁才开始自学,你现在才二十岁,十年不行,二十年总该有模有样了。”只可惜未能一试,终成遗憾。

对于做自媒体的学校里的小伙伴们,我是羡慕的。看得出,他们对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是颇费心思并且真正热爱的,不像我时至今日才下定决心好好练字。他们没有浅尝辄止,没有半途而废,思维敏锐又满怀热心。只是在需要保持个性的时候带了点乖僻,在需要判断是非的时候带了点偏执,在需要长者赐的时候失了不敢辞的虚心。

年轻人总要做点什么事,或者根据兴趣培养一两项爱好,或者找到一个目标干一番事业,或者花几年时间读懂自己也未尝不可。这个过程中,最痛苦的事不是失败,不是平庸,不是不被别人接受,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你慢慢变成了别人的盗版。真正值得信赖的绝非盗版。

年轻人总要做点什么事,而年轻才是人生中最好的事。因为我们来得及让即将撞上玻璃的鸟急速转向,因为我们来得及让即将冲上岸边的海浪退缩,因为我们来得及谦卑地对待尚未苏醒的才华,我们来得及澄清眼前的浑浊培养出品质,我们来得及对“中年人”说:嗨,请多赐教!

返回原图
/

Baidu